绿草成荫

夜路

云淡风轻:

突然有一天发现,曾经,就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曾经,极力挽留的昨日,似水年华,就在曾经的不知不觉间,成了过去。
昨晚,下过雨之后的秋夜,有一些寒凉,到底是秋日,竟觉得咳嗽比之前的几日更加严重了。空气里湿香的桂花,和着秋虫的声响,沁人心脾,悦耳悠然。
黑夜,第一次远离家乡,站在陌生的熟悉的田间小道。南边升起的飞机,轰鸣着划过夜空,闪着灯光,或许适应了暗夜里的黑,竟看清楚了它的轮廓。
不远的地方,门口的屋檐下,亮着夜归人家的昏黄路灯,就止步在一长排水杉树的边上。身后漫天的黑幕下,绿色的稻田,看不清的边际,还有站了不知道多久的柳树。第一次在黑夜,踏上'回家'的路。
也许是太黑了,也习惯了黑夜,找寻了远处的那触手可及却又不知何及的光亮,看不见熟悉的窗口那一抹昏黄,就站在拐角,静静地,静静地等待着天明。
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,四下亮起的时候,踩着沙石铺着的路,不知该往何处站,一束光在不远处的路边停下,以为那是谁归来的车辆,不知所措,却见它已经开往了前方,四下又是漆黑一片。当你们还说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,我伸手就是家在的地方。也有跨不进的门,迈不开的腿,见不着任何人。
夜里的雨,打湿了头发,衬衣贴着身体,越发寒冷,不住地咳嗽,不住地用手捂着嘴,不住地克制着,忍耐着想不再咳嗽。嗓子里咸咸的,有血腥味,咽了咽,竟莫名地流泪了。那是咳嗽时的泪。
还是没有等着谁,也害怕等着见着人时的那份尴尬,像是一个孤魂,在陌生的田间路上游荡,来来回回踱步。些许踩着了你的脚印,些许踩着了你车轮碾压过的痕迹,渠道里没有水,漆黑的,有些害怕,也不害怕,孤单的夜里,没有影子,就不那么难过了吧。
田间里的幡不见了,数月后,原本隆起的坟堆,也塌了好些。不知有多少时日没有来过这蜿蜒的小路,远处的灯,依然亮着。
回到车里的时候,脱了湿衣服,擦着脸上的雨水还是泪水,默默地,离开不曾来过,不曾离开的,那条你的回家路…

突然

云淡风轻:

突然觉得好累,能让我感到孤独的不是形单影只,而是想你。我没你所想的那般伟大,对你好只是希望你也能同样的对我好。
突然觉得好累,想放开一切,想让脑子静一静。现在的我,又回到那时的落寞,不喜欢追逐打闹,不喜欢调皮嬉戏。甚至有的时候,感觉自己做的一切跟自己有关系,又觉得没关系。如果,我说累了,我可以休息一会儿吗?
突然间想起某个人,一阵傻笑。然后,一阵失落。有的人可以一直对你说在你身上找不到新鲜感了,然而他却从来没想过离开你。有的人可以一直表现出很在意你依赖你的样子,然而有天他却轻松就放手了。懂你的人,会用你所需要的方式去爱你。不懂你的人,会用他所需要的方式去爱你。于是,懂你的人,常常是事半功倍,他爱得自如,你受得幸福。不懂你的人,常常是事倍功半,他爱得吃力,你受得辛苦。两个人的世界里,懂比爱,更难做到。
突然觉得,人有时候好傻,傻到什么都不计较,诚实,人家就骗你,你人好,人家就利用你。你相信任何人,就没人相信你。你善待所有人,他们会认为你根本就是闲的,不配享用善待。这就是游戏规则,通关了你才明白,你的坚持就是拿来被现实践踏的,人啊,不可恶不行。我们为什么不能惯着傻逼,因为傻逼永远不觉得自己傻逼。你忍让他,他以为你服他。
珍惜爱你的人,关爱需要你的人,宽恕伤害你的人,忘掉离开你的人。那样子,活着就不会累,面对人生也就坦然些。
突然,就这么多感慨。
突然,就好想你了。

Holifey:

流多少泪受多少伤 宁愿转身离去 只留下沉默的背影